立即注册 登录
水彩论坛,水彩资讯、交流、互动、服务第一社区!水彩画家共同的精神家园。水彩网、水彩、水粉专业网络平台。 返回首页

和之的个人空间 http://bbs.shuicai.cc/?12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向 贫 下 中 农 学 习 ?

已有 291 次阅读2013-7-19 16:30

向 贫 下 中 农 学 习 ?
 
 张亚琴    


    这一天,天已经亮得很晚了,还很黑,她们几个女生刚一到马号,马车早已套好了,她们匆忙地上了各自的马车。这时又来了很多男生,一问才知道他们是上小屯抓偷地的人。到了地里,装车的女生下来,男生们坐着马车直奔小屯。
    农场附近有个村庄叫福利屯,村民们经常偷农场成熟的庄稼,在麦收时整片整片的把麦穗用剪刀剪下,剩下麦杆远远望去根本看不出被偷。知青们异常气愤,决定进村去清剿。掀开他们的炕席,下面全是麦穗,都剿了回来。他们走到一家小院,出来一人,这人卑躬的说:“我家是地主成分,不敢动一粒麦子啊。”知青们绝对相信他并退了出来。正在这时一老农手举着大板锹向知青们拍来嘴里高喊着:“我是老贫农,我不怕你们,我要拍死你们……”知青们忍无可忍奋起反击。村民们越聚越多,知青被围住了,扬中元抢过一把锹打到一个村民,其他老农看见目标全对准他,最后他和别人换了衣服才躲过一劫。知青终因寡不敌众带着累累伤痕撤了回来。经过文化大革命战斗洗礼,具有红卫兵小将造反精神的知青们面对着这些乡野村夫无计可施,无可奈何。
    二号地的西面有一块地,只有八垧的面积,没有排地号,就叫八垧地。种的是黄豆,
前一天刚割完,还没来得及往回拉,仅仅一天的时间,丢得一根儿没剩,干干净净,比自己拉的还干净。一连所有的人气愤之极,是可忍孰不可忍,决定在今天清晨找回来。知青们事先侦察好了的,八垧地的黄豆就在他们小学校里堆放着。知青们做梦也没想到的事发生了,当他们赶着马车刚一进村,一阵急促的“钟”响。所说的“钟”就是小学校院里挂着的一块破铁犁。从四面八方冲出很多荷枪实弹的民兵来,他们把知青们团团围住,一个人站出来说:“把他们都抓住,押到学校里去审问。”不由分说,把他们通通都押进了学校一间教室里。
   “谁是头?”刚才说话的人问。
   “我是!”孟连长上前一步来到那人跟前想说什么,被一个民兵打断了。
   “连长……”那也是个连长,真正的连长,民兵连长。“这有一个人不象知识青年,岁数比他们大。”这个民兵拽着帅干事说。    “好!带前边来。”帅干事被推到前边。那个民兵连长接着说,“你们听好了,现在是战备时期,俺们时刻都提高着警惕,防止阶级敌人、苏修特务进行破坏。对于一切进犯俺们村的人,俺们有责任、有义务把他们抓起来。”民兵连长气势汹汹地说。
   “谁侵犯你们了,我们只想找回我们辛辛苦苦种的粮食。”孟连长毫不示弱,理直气壮地说。
   “什么粮食不粮食的,你们浩浩荡荡进村,俺们以为战争爆发了,苏修打进来了呢。”一个民兵说。
   “现在是你们入侵俺们,俺们民兵只管抓人,保卫俺们村。”民兵连长无赖地说。
   “我们割下的八垧地黄豆一夜之间丢得干干净净,昨天白天我们都侦察好了。这个院子里堆的黄豆就是我们的,而且你们屯离我们的地最近,不是你们是谁?”知青们七嘴八舌地说。
   “哪儿写着呢!你叫它答应喽!”又一民兵说。
   “不管怎么说,现在备战这么紧,俺们提高警惕抓你们就是对的。”民兵连长强硬的说。
   “这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一知青无奈地说。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孟连长见眼前的一切,实在无话可说,他无可奈何的妥协了。他想:你们成垧成垧的偷我们庄稼,你就是再强词夺理,也不行,这是事实,总有上级部门管你们吧!先把人拉回去再说,别耽误了秋收。
   “俺们把你们都扣下吧——没那么多饭给你们吃,这样吧!把他俩留下,你们都回去吧!”民兵连长拽过帅干事、常干事,他俩都是本地干部。这个连长够有眼光的。
   “别扣他俩,你们要扣就扣我好了,我比他们年轻,身体好,他们还有家,你们扣谁还不是一样嘛。”孟连长和言悦色的和他们商量,他在和他们讲人道。人道是资产阶级的东西,此时的中国不讲人道,只讲原则,抓他们是名正言顺的原则。
   “不行!就扣他俩,别费话了,快走吧!”民兵连长坚决地说。
孟连长虽然也长出了黑茸茸的胡须来,可他的气质仍不失学生模样,让人不难看出就是个知青。小屯的人多少有点畏惧这些知识青年,他们说死也不答应孟连长的要求。
   “我要见你们的生产队长!”孟连长说。
   “你不用见,见了也没用,实话跟你说,就是队长让这么干的。”民兵连长说。
   “就这样还能当队长?!”知青中有人说。
   “那有什么奇怪的,俺们谁家都当过队长,一年一轮换,有的家都当两次了。”一个民兵不以为然的说,他的话令知青们愕然。
    知青们只好赶着空马车返了回来。他们满以为能轻松地找回自己的东西,凯旋而归,没想到找了一肚子窝囊气。
    知青们离去后,这些保卫祖国、保卫家乡的民兵们把两位干事暴打了一顿,年龄较大的帅干事被打得大小便失禁。之后,他们又被送往北安县关押起来。
    知青们回来后,立即找到农场领导逐级向小屯的上级北安县领导告了他们一状(农场归克东县管辖,小屯归北安县管辖)。两天以后,结果出来了,知青输了,小屯赢了。人家觉悟高,战备工作做的好,言外之意,谁知道你们是些什么人?
    知青们不服,官司打到省里。不知法院为何物,只是一级一级地往上找,总有一级能管着。领导的判决下来了:知青赢了,小屯也赢了。农场赢了,北安县也赢了。上级领导们引用了毛主席的话:在工人阶级内部,没有根本的厉害冲突。知青们赢了,只是把两个干事放了回来。常干事较年轻身体好,休息几天就恢复了,帅干事在家躺了半个月之久。
    知青们从心底发出呐喊:“贫下中农们呐!让我们向你们学习什么啊?”

张亚琴是齐齐哈尔知青,是我在黑龙江福安农场一分场时的农友。她文章写得极好。但是令人没有想到是,她的许多文章不是现在写下的回忆录。而是她当年写下的文字,这些四十年多年前
写下的文字,真的太难得、太珍贵了。由此引起了我对这一段生活的回忆,于是写了这一事件的后续故事《下贫下中农致敬!》 ,两篇文章相映成趣,成为福安老知青现在的一个佳话。
图片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水彩论坛,水彩资讯、交流、互动、服务第一社区!水彩画家共同的精神家园。水彩水粉专业网络平台。 ( 皖ICP备12002651号-22 )  

GMT+8, 2019-6-25 03:35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 安全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