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水彩论坛,水彩资讯、交流、互动、服务第一社区!水彩画家共同的精神家园。水彩网、水彩、水粉专业网络平台。 返回首页

和之的个人空间 http://bbs.shuicai.cc/?12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向 贫 下 中 农 致 敬 !

已有 254 次阅读2013-7-19 16:35

向 贫 下 中 农 致 敬 !
难 忘 的 雪 野 演 出
图片   

    张亚琴的文章《向贫下中农学习?》写得真好,读后引起了我对那场和贫下中农之间“抢粮与护粮”斗争的记忆,现在让我来说说福安农场和贫下中农搞好关系的故事吧。
    自从发生了与周边屯子为粮食而展开的几次争斗后,愤怒的知青们逐级找到周边村庄的上级领导反映,最后一直找到北安县的衙门革委会告了他们的状。得到结果却是农场和知青们输了,贫下中农们胜利了。福安农场的领导们无可奈何,痛定思痛之后,他们决定改变以前的做法,开始对周边邻接的屯子实行怀柔政策。于是宣传队成了“睦邻友好行动”的大使。我们不断被送到周边各个屯子去给贫下中农们慰问演出。
   其时大田里的农作物已经全部收割完毕,天气越来越阴冷,大雪也下了好几场。放眼望去,天寒地冻的大地白茫茫一片,显得那样的空旷寂寥。每次友好出使由四辆二八机车挂斗组成车队,满载着人员、乐器、服装道具及农业物资。一次次浩浩荡荡地开进贫穷而落后的村庄。每一次在村边雪野里的演出都受到了屯民们真诚的欢迎与热情的接待。不久福安农场的友好与精彩演出便传遍了十里八乡。
    记得去玉岗的那一次,我的印象特别深刻。那天去玉岗演出,车队行驶了好长时间才颠簸到目的地。天气格外寒冷,小风刮着,空中不时飘下零星的雪花。下车的时候我们都冻得麻木了。这天下午四点还不到,天色已经昏暗不清了。因为村庄里不可能有演出的和礼堂,我们照例停在了村边的大路旁。四辆二八的拖斗车放下挡板,在雪野里紧靠着停泊,拼合成了临时舞台。四辆二八机车两边分列,轰鸣着发电充贮。场部领导们忙着展开外交工作,演员们忙着化妆着装、乐队忙着调试乐器。宣传队的克东县知青小寇和小宋把铜管乐器在半个汽油桶做成的火炉上烤着,在滴水成冰的夜里,只能这样不停地烤着甩着去除乐器里的水分。乐手们都戴上了剪去指端的线手套,认真地校对着调整乐器。
    舞台面正面是一块开阔隆起的坡地,只见四面八方一辆辆马车驰来,爬上坡顶再缓缓驶下,停泊在有20度倾角的雪坡上。老板们大声吆喝着卸下牲口,牵到远处的路边栓着。马车上老老少少的村民们裹着大红大绿的被子坐着不动,大人们叼着大烟锅边吸边啐着唾沫,小孩们裹在被窝里眼巴巴地等着,亮晶晶的鼻涕冻痕糊得脸上到处都是。
    终于两台二八机车一起打开了大光灯,另外两台机车也怠速着,准备接替照明。领导登台讲话了,短短的几句开场白热诚而又体谅,金涛等待着的双手轻压重起,鼓乐齐鸣,众皆颂唱《东方红》,庄重热烈的演出序幕在雪野里的光团之中辉煌地拉开了……独唱、合唱、舞蹈、相声、样板戏选段、器乐独奏、合奏,说唱节目一个接一个地进行着,我在眼角的余光里看到观众已经不是最初的百十人,而是剧增到几百人了,黑压压的一大片。他们都站在马车上。许多人裹着被子涌到了台前,人人都兴奋地仰着头,眼睛里满溢出饥渴。每一个演完的节目都被报以热烈的鼓掌和欢呼,甚至都不顾掉在了雪地里的被子。
    演员和乐队大受鼓舞,卖力得不能再卖力了。金涛的眼镜片全白了,双手在空中狂舞着如同抓瞎一般,全凭感觉在指挥节目的进行。近一个半小时的演出终于要到头了,小号手寇恩照端起小喇叭扣在嘴角上,他的嘴唇中间已经红肿得无法吹奏了。金涛一个手势,他立刻奏响了结束曲《大海航行靠舵手》的前奏,演员们全部登上舞台鼓掌齐唱,“……不落的太阳”歌声完毕,大伙如释重负鼓掌谢幕,谁知台下欢呼声鼓掌声经久不息,人们一遍又一遍地高呼“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冰天雪地中的金涛竟然满头大汗了,然而盛情难却,他指挥大家演奏了《社员都是向阳花》、《国际歌》等革命歌曲,每奏完一曲群众依旧呼喊“再来一个!再来一个!……”乐队已经累得不行了,金涛果断地给了我们一个“大海航行靠舵手,最后一遍”的手势,他用棉袄袖口擦去鼻尖下挂着老长的晶亮鼻涕,双臂用力一挥,乐队立即亢奋抢入。我用弓一下一下强击着和弦,可能是用力过猛了,突然小提琴最细的那根 “叮”的一声断裂了。不锈钢琴弦反蜷着向我脸部猛弹而来,一下子扎进了我已经冻得闭不拢的下嘴唇……(本人此时才体会到,鱼被鱼钩勾住的时候是什么样感觉了)但是我马上清醒过来,继续在其它三根弦上演奏起来,还和好朋友手夏士安保持了整齐一致弓法。乐曲随着小提琴最后激烈颤弓戛然而止,大家有节奏地高呼三次:“向贫下中农学习! 向贫下中农致敬!……  ”演出总算结束了。我用手一摸,不锈钢琴弦是从我的下嘴唇上面钻进去,在我的下嘴唇下面钻出来有一公分的样子。我用左手持着琴,右手放下弓子,小心翼翼将不锈钢琴弦反转了出来,琴弦在拉出来的时候还是勾掉了一小块肉,嘴里出了不少的血,但是我并没有感觉到特别的疼痛
    那天夜里,贫下中农招待我们的酒饭量大
实惠宾主皆兴高采烈。大伙喝酒划拳唱歌,完全像在自己的亲戚家里那样幸福而随意。当时吃了那么多好吃的东西…… 怎么只记得嘴里那种咸醒味?
图片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水彩论坛,水彩资讯、交流、互动、服务第一社区!水彩画家共同的精神家园。水彩水粉专业网络平台。 ( 皖ICP备12002651号-22 )  

GMT+8, 2019-6-25 11:45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 安全联盟